碱性司空。

庄扁和白武推。武崧的小粉丝。

【王者荣耀/庄扁】Neighborhood

【曲梗——米津玄师的《neighborhood》】
【也有掺杂我的亲身经历。】
【cp向庄扁,不过看上去像无cp向。】
【也许是爬墙前最后一篇王者荣耀产物。】

“喂,是庄周吗?”
“是我。你是……阿缓?好久不见。时间过得真快啊。”
“嗯。”
“你现在从事什么?还是医生吗?我听说了你的事情,居然还坚持当医生真是不可思议。”
“医生。”
“你的话好少啊,听上去好别扭,笨蛋阿缓。”
“……”
“听我说,我昨天做梦了,梦见了小时候。”

庄周和秦缓,还有其他人,那时候经常聚在一起玩。给自己起什么称号,拥有什么能力,互相展开“攻击”,但就算是最后输了也无所谓,毕竟这只是场游戏罢了,场地就在这片很少有人踏足的废墟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倒的屋子是他们最好的表现舞台。
庄周还记得他给自己起的称号是“逍遥幻梦”,拥有使梦境成真的能力,并且还能操纵鲲这种神话中的生物。他给自己起好以后,蹦跶着跑到秦缓那里,问:“阿缓阿缓,你打算当什么啊?”
秦缓蹲在废墟边上拨弄着一片风吹过来的树叶,他说:“我不想打人,我想救人。”
“那就叫济世神医如何!能力就是可以治疗人。像这样抱一下——”庄周给了秦缓一个大大的拥抱,“就可以治疗所有的伤!”
“那就这个了!谢谢你,庄周!那其他人想好了吗?”
“大家都在等你呢。快点开始啦!”
之后可以说是幼稚却又无比开心了,如果有哪个像现在的他们那样的大人经过,肯定会苦笑着摇摇头,表达他们的幼稚和天真,表达自己的成熟和庄重。
然后,出事了:有个小孩子在玩耍时跑上了马路,被突然行驶过来的右转的卡车卷入了车底下。司机像是没有看到一样驶向他该到达的地方,留下那个小小的人化作的尸体,在他的身下,像是技能一样的红色流淌。有人当场就吓哭了,甚至于跑到某个地方吐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前段日子感冒了的缘故,庄周什么味道也没有问到,连同紧张悲惨的味道也一并去除。秦缓连忙跑了过去,对着那具尸体寻遍证明他存活的证据,但是还是放弃了。
“谁把这件事跟他的父母说一下?”秦缓转过头问。
“我、我!”有个人举起手,他并不那么起眼,“我家离他家很近,我去吧!”
“那就你去吧,谢谢。”秦缓点了点头。
那个人立刻跑动起来,消失在视线之中。秦缓叹了口气,刚想站起来时,却听见另一个家伙指着他说道:“你不是济世神医吗!为什么不能把人救活!你连救人也不会,算什么医生?还说你的师傅是医生呢!我看你就是什么也不会!”
“可是——”
“如果你会救人的话,那么他早就活下来了!都是你的错!”
现在想来,小孩子气急败坏或者害怕过度的情况下就会毫无逻辑,这倒还很正常,但是秦缓那时候也是小孩子,不能与现在混为一谈。他什么也回答不上来,又无法证明那是错的,只好道着歉,忍不住哭了起来。
“对不起……”
“对不起有什么用啊……喂!庄周!我打你了吗?!我惹你了吗?!”
秦缓抬头看向那家伙,在他的边上,庄周站着,保持着抬手的姿势,而他的脸上有一个清晰的红印子,看样子是被打了一巴掌。庄周本来就比他们要大一两岁,该有的理解差异还是有的,现在感觉更无法理解了。
“这只是个游戏。我记得你能控制风的,那么现在给我控制一个试试看。”
“……那又怎样!秦缓他不是自己说要救人吗?!那么怎么救不了了?!他就是个废物!”
“你不是想当个什么长跑冠军的?你追上那辆卡车去吧?那么怎么追不上了?你就是个败类。”
谁也没有看见,在这两个人的争论中,秦缓悄悄离开了现场。十分钟后,这场争论以那家伙扬言要告诉庄周父母这件事为结果,匆忙跑走了。庄周站在原地苦笑了一下。

“那个人知道你没有父母吗?”
“不知道,他也就随便说说,就没来过我家,我家那时候除了我就只剩个叫鲲的小孩子了,不是亲生的,是爸妈活着的时候领养的。现在也已经死了。”
“怎么死的?”
“和我爸妈一样,淹死了。但是他是自杀。”
“……”
“那一天你走掉以后去哪儿了?”
“我去找徐福了。”
“你去找他干什么?”
“我问他,救不了人的医生是不是好医生?”
“结果呢。”
“不是。”
“你觉得是不是呢?”
“看情况。”
“就是这样。”
“但是他们说不是,我能有什么办法。”
“你还想当吗?”
“我只能靠‘医生’活下去。”
“……”
“……”
“我们聊点别的吧。”

时间一转就上了初中,不知为什么庄周倒是越来越沉默起来,或许是那件事对他而言的冲击太大,导致他和许多那时的朋友断了来往,最后断来断去,只剩下了秦缓一个。但秦缓的朋友却是越来越多,因为他很开朗且天真的缘故吧,就快初中了,还是一样不成熟。
庄周偶尔会去扁鹊家里辅导功课,和他一起做一些小升初用的习题。扁鹊家里除了他以外其实是基本没什么人的,他的师傅徐福也是经常不在家,再加上他的记忆里就没有他的父母,也是孤身一人。
庄周下笔时的力度一下子增大了些许,然后又还原。
秦缓考完期末后也去找过庄周,敲开门的时候发现是鲲而不是庄周。鲲指了指里屋说,庄周在里面看书,最好还是别进去。
秦缓说了声谢谢,然后悄悄地走过去看了一眼,房间整理得和他上次来的一样干净,庄周背对着,坐在书桌旁撑着下巴看书,其他部分看不清,只看见是黑色封面,字是灰暗的金。
他悄悄地走了。

“你来看过我?我没注意到呢。”
“嗯。”
“说起来,你知道我在看什么吗?”
“不知道。”
“《梦的解析》。”
“你看那个干什么?”
“……你猜猜我现在是什么职业?”
“什么?”
“心理医生。”
“你不是想当作家或者占卜师吗?”
“你不知道是为什么吗?”
“……”

又是那么几年过去了,两个人一个高一另一个高二,重点中学更是将为数不多的曾经的朋友都甩开。秦缓经历了一些事,被背叛了一些东西,因而学着庄周愈发沉默下去。
一天放学的时候庄周忘带了东西急忙返回,在班级门口站定的时候发现秦缓在座位上趴着,肩膀小小地颤。是哭了。
庄周放轻脚步走到座位上把落下的物品拿走,看着秦缓的模样,叹了口气将口袋里攒着用来给自己擦眼泪的餐巾纸分出一点小心地放在他的身边,很快地走了。
窗外渺小不起眼的虫子并在阴影中被埋没,却仍旧在顽强生存着。
庄周走到厕所附近的一块镜子前停了一下,一阵窒息感莫名其妙贯穿全身,正好无人看见便随着哭泣起来,像是无法存活的噩梦一样。——真想逃离这条街道,然后飞起来、笑起来。
耳边不禁开始回响起逍遥幻梦的声音,真是令人难受。

“阿缓,你那时候有没有讨厌我啊?”
“……有一点。”
“现在呢?”
“还好。”
“我知道为什么还好的……因为距离远了啊。”
“……”
“我那时候比你还无法活下去。”
“……”
“哭泣和你一点也不相称,舍弃掉了吗?”
“大概吧。”
“只要开心地笑着就够了。”
“像女孩子一样?”
“那也没关系,笨蛋阿缓。”
“嗯。”
“那个孩子送我的玩具我放在你那边了,还留着吗?”
“扔了。”

庄周高三的时候转学了。
与其说是转学,不如说是抛下所有人一个人跑走了,开个了过剩的恶作剧,把所有东西都分给了鲲和秦缓,然后自己只带一点,什么也不说地逃离。秦缓收下那些东西后,把它们全都丢到垃圾场里去了。
听说庄周死了,也有说他变成了乞丐,还有说老老实实学习的,总之谁都不知道,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庄周要转学。而扁鹊安分地学习着,最后如小时候的愿,成为了一位医生。
之后的事情,平常得不能更平常。直到今天他不小心按下了拨打庄周号码的按键。

“是不小心的啊……我以为你要来找我。”
“没有。”
“……”
“你怎么知道鲲死了的。”
“鲲在高中毕业后给我打电话了,然后他知道了我在哪,来找我了。”
“……”
“我并不是很在意你来不来找我。只不过下次别抽烟了,桌子上到处都是烟灰是你干的吧?”
“你来了我这里?”
“偷偷来的。抽烟不好,虽然我也在抽……哈哈。”
“……”
“我现在啊,其实很穷。买定期的存款都没有,每天有车票就够了,还是花钱买的。”
“……”
“我没有实现我的梦想哦……阿缓你也没有实现吧?”
“……我实现了。”
“你就继续骗人吧。你没有和小时候说的一样悬壶济世,你是善恶怪医,不是济世神医。”
“……”
“你只是抢了个头衔安慰自己已经实现了,但其实什么也没有。”
“……”
“你该怎么办啊,我该怎么办啊。我一开始是不相信什么梦想能够实现,但还走到了现在?我怎么知道啊,你现在又要怎么做呢?”
“……”
“但是你成为了可以原谅我的大人啊……”
“……”
“已经够了,结束了。”
“我挂电话了。”
“下次见。”

两天后,扁鹊在看着报纸时,听见了烦人的电视传来的声音。说是某县的一位心理医生,卷进右转的卡车轮子里死掉了。

评论 ( 5 )
热度 ( 15 )

© 碱性司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