碱性司空。

点开更新的月夜月tag,发现是我之前发出去的粮。

按照自己的梦写了个衍生短打。

早就没有中午那般毒辣的太阳半沉入地平线以下,将夕阳的余晖投入一大片天空之中。告别同学后的青年将手插进裤袋里,沉默着低下头不想抬头的他加快走路的步伐。影子斜斜地投射在冰冷的水泥路上,隐隐约约似乎可以看见本来还蕴满笑意的眼睛无形中少了什么多了什么。
突然他停下步伐微微转身,调整视线使其落在后方从刚才开始一直在注意他的那个人——不管怎么看只有片漆黑在身上而已,没有反光。他猛地睁大眼睛瞬间恢复到以前的状态,抬起手朝他打招呼,然而话语使人不寒而栗。
——“你是来杀我的吗?”

“所以说,既然要杀了我的话,为什么还要把我约到这里来呢?是想数落我的罪状吗?”与方才气场不同的青年,懒懒散散地趴在咖啡厅的桌子上,一双脚不安分地晃来晃去。他对面那个漆黑的人看不出表情,只是盯着他,“躲了那么多年我也很累的,要不然你让我早点解脱如何?啊,话说你怎么不说话?”
“……四年前那件事情是你干的吗?”那个家伙总算开口了。
“四年前?你是说那个予墨高中的杀/人案件?那件事情影响很大欸,死了四个有为青年。对啊,就是我干的,罪上加罪很不错吧?有我的一套对吧。”
“对于在/逃/犯而言,这种事无异于火上浇油,付出的代价会更大。难道说你宁愿后果更凄惨,也不忍气吞声吗?”
“那我倒要问问你们,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事情?”青年的表情认真起来,手敲击着桌面,“想杀掉我随便你们啊,我可不介意什么,使用这种方法,不是你们想让我罪上加罪,还是怎样呢。”
“一切都得靠你自己而已。况且其实我也不是来杀你的,嗯,你想要重来吗?”
“重来是说——”
“你还想遇到他们并且改变一切吗?这是个很好的交易,我无法从中获得任何利益。”
“啧。”青年不屑地撇过脸,但看得出来他的意志似乎有在动摇,“那就……把她还给我,把他们也还给我。”
“即使……”
“没什么即使的,——”
他的下半句话消失于喷涌而出的鲜红血液之中,那人的手中握着不知从哪里来的刀,直直捅入他的心脏处。在意识消失之前,一双熟悉的手伴随着熟悉的话语灌入耳内。
“……停下来吧,侍之秋。”

评论
热度 ( 2 )

© 碱性司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