碱性司空。

庄扁和白武推。武崧的小粉丝。

豪华游轮大逃杀 Chapter.0

【事先说明:

原创文。以豪华游轮为背景,用自己和朋友的人设为人物的大逃杀。人设有空会发出来。】

当你踏上这座游轮时,时间已不再重要。

26岁的尤特•普林斯,是法维奥拉家两兄妹的远方亲戚。这一次带着这俩性格怪异的兄妹读作去探亲戚写作去玩。大老远看过去还以为是单亲父亲带着他的大女儿小儿子出去找他们的母亲讨个说法。

……然而就算是单亲家庭也是大儿子小女儿啊!

当然不要在意这种细节虽然细节决定了成败。阿列克西•法维奥拉已经先一个跑到了船边上的一个服务员边上,招呼着撑着阳伞的妹妹德沃夏克过去悄悄在她耳边说这女的看上去肉质不错大概挺好吃的,而后者一副死鱼眼的样子让服务员略有些不适应,抬起头用哀求的眼神看着一副已经习以为常了的样子的普林斯。注意到服务员目光的普林斯也只好即使拉开了还在兴奋地嘀咕这个服务生怎么烹饪好吃的两兄妹对服务员说了声抱歉,然后走进游轮。

不得不承认这一次的船票钱卖得那么贵是他们应该做的。里面被装饰得十分华丽,但是有种《泰坦尼克号》的感觉。——难不成这艘游轮要学习人家的精神,然后玩一玩触礁淹没?想到这里,普林斯不禁开始庆幸他会游泳。但是这两个小鬼怎么办?放任他们淹死的话普林斯家就会被誉为法维奥拉家收割机了。——他看向那两个东跑西跑的小鬼,如是想道。

正当他想去问问他们俩会不会游泳的时候,他的目光又被游轮内其他的人给吸引了。这些人似乎是被什么东西分割成了好几帮,包括自己与法维奥拉兄妹。

一个看上去是混血儿(而且大概是日俄那种)的青年戴着橙色的耳机听歌,边上两个男子在谈论着什么,虽说离得比较远,但是仔细听还是能听出来是极度秀恩爱的那种,父母没有教导过他们大庭广众之下不能放闪光弹吗;四个人好像在为什么争吵,而且可以看出来是一对兄妹一对姐弟;还有……还有看上去就是十分慵懒的男子、清秀文静,正在看书的少年、尝试着与他人搭话的,有黑眼圈儿的奔三青年;以及跟着前面那个人不停地聊的,与自己年龄相仿的人。还真是各色各样,但是意外的全都是年轻的那种。

此时此刻法奥维拉兄妹已经跑到了吵架的那群人那边凑热闹了,普林斯走上前,把手放在这两个人的肩上跟着围观。那四个人看上去似乎都是东方人,意外地吵得很厉害。而且其中那个看上去成熟一点的女子好像只是摆设一样,静静地看着他们不说话。

那个头发乱糟糟的、戴着眼镜的少年突然发话了:

“我日你哥个川墨蝶!!!”

被称作川墨蝶的女子这么一听,反倒不生气了,憋着笑看着她的哥哥。而后者则是一巴掌上去,然后吼道:“才梓槐你他妈日谁呢?!!嗯?!小爷我日你还差不多!?”

然后才梓槐也一巴掌还了过去,两个人开始吵了起来,极其混乱。川墨蝶在边上笑得快要癫狂,顺便对她哥说了句哥你冷静点难得有人要你是吧。

围观的女子把这俩打起来的人拉开,然后对着围观三人道:“对不起,吵到你们了。我是才梓姬,这是我弟弟才梓槐。”

川墨蝶止住魔性的笑声,清了清嗓子一副严肃的样子:“我是川墨蝶,这是我哥哥子墨京。”

果然是东方人。

“并没有吵到哦——!我是阿列克西•法奥维拉,这个是我的远方亲戚尤特•普林斯;然后还有这个,是我妹妹德沃夏克哦!”阿列克西头一个反应过来,向他们介绍道。随后又低声说谁的肉看起来好吃一点谁的看上去有点问题。普林斯感觉他的心已经快死了。

“小爷还以为是弟弟——这太像男的了吧。”子墨京瞅了瞅德沃夏克,德沃夏克用凶恶的眼神回敬他。才梓姬简单地看了一下她弟弟的伤势,对方下手并没有多重,所以说也没什么受伤,但是疼肯定是要疼的。她拍了拍才梓槐的肩膀,又瞥向子墨京——这倒是有点伤口哈,川墨蝶戳了戳伤口,然后被子墨京一个爆栗。

怎么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呢?

——来自尤特•普林斯内心接近崩溃的客户端。

“格莱瑞奥先生……!”

赫伊文•弗洛米歇尔叫住了某个即将离去的人。而被称为格莱瑞奥的人则是回过头瞥了眼弗洛米歇尔,问道:“怎么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您就是那个《木笛笙歌》的作者对吧?”弗洛米歇尔激动——甚至是有点冲动地说道。

“啊……那本书吗?确实是我写的,怎么了吗?”

“那太好了……!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是弗洛米歇尔,赫伊文•弗洛米歇尔,是您最忠实的书迷!我还记得您第一本书是《星月梦》,那个艾米娅•希文写得像是个真正的人一样,您赋予了她感情,把她写得像个天使一样!……哦,抱歉,我的态度可能过激了一点,但这是我的真心话。如果、我是说如果,可以留个电话吗?我之前在您与他人讨论时听见了,您这次出行是为了寻找灵感是的吧——到时候我如果在下船后遇到了什么奇妙的事情,可以打电话给您;同样您如果有出新书的打算也请告诉我,我一定会以我最热情的态度去迎接!”

这个小个子的长发青年湖蓝色眸子中闪烁着激动的神情,完全不同于他往日的文静,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似地。这反倒让格莱瑞奥对他以及他谈论的话题有点感兴趣了。

“是吗?《星月梦》算是我写得最好的一篇了,其他的反倒是退步了许多。那种故事情节我好久没再写出来了,所以这一次大概也是为了重新寻回灵感才上船的吧。我的电话号码……?是xxxxxxx来着,我平时没什么事情,所以随时都可以打给我。希文算是我在《星月梦》里最喜欢的角色了,她具有我自己所没有的一切,我很羡慕、同时也很嫉妒她……”

两个神经质滔滔不绝的谈话开始了。

弗兰兹•艾尔夫莱德瞥了眼不用试都知道肯定插不进话的两个人,垂着眸不知道在想什么。

普林斯站在甲板上,撑着下巴看着海面。墨绿色的眸子眺望远方。

突然被人拍了一下。

他回过头,是白天有点印象的与自己年龄相仿的人。他眯着一双翠色的眸子笑道:

“晚上好呀。我是夏洛尔•佩布罗!叫我夏洛就可以了。你也是来看海吗?我很喜欢海呢!有一天能在海里潜水就是我最大的梦想了!”他的笑容像是具有魔力一样,看上去就让人充满了活力一样,平日里肯定是个邻家男孩类型的人吧。

“我……我是比较无聊才过来看看的啦。”

“无聊?无聊的话就看海,确实是个好主意呢!”

“听——海哭的声音——”子墨京唱着歌走过来,一看见有人就吓得差点滑倒,“我靠,有人啊,老子丢人丢大发了。”

“晚上好啊。”佩布罗笑道。

“晚上好。”子墨京点点头,趴在栏杆上。佩布罗赶快把他拉起来:“这个栏杆不大稳,会掉下去的。”

子墨京撇撇嘴,任由了对方将自个儿拉起来。这么沉思了一会儿突然问道:“对了,你们是为什么上船的啊?……反正我是带着妹妹出去旅行。就是那个川墨蝶。烦得要命的那个。”

“我……我是带着几个远方亲戚去探亲。喏,就是那几个。”普林斯指了指缩成一团不知道在讨论什么的兄妹回答道,“就是太不让人省心了,他们的性格是在是太怪异了。”

“多习惯习惯总能行的。”佩布罗说道。

“真是富有正能量呢夏洛。”

“嗯,我可是正能量大使啊。”

“别宣扬什么正能不正能了。你为啥上船的。”子墨京打破了这俩和谐的对话。

“哦,我是抽奖抽到的。”

子墨京吓得差点又摔一跤。

“我去,那么好运气?!”

佩布罗无辜地点头:“艾尔夫莱德也是这样的。而且他大概也是想和大家好好社交呢。”

——真是和谐的夜晚呢。


评论
热度 ( 1 )

© 碱性司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