碱性司空。

庄扁和白武推。武崧的小粉丝。

[王者荣耀.白良.题目没想好也许是因为没题目.]

[完全开放式的结局,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算BE还是HE。]

[大概是以张良为中心的。]

[OOC那么大。]

张良是在某个时候注意到不对劲的。

因为他基本上都快做好了被某个发酒疯的家伙骚扰的准备并且也提前想好了一下子就会被对方看出来但还是在竭力隐藏的逃脱方案,结果就算是他将那本厚得像是砖头一样的书翻看一遍又一遍,也丝毫没有看见某个熟悉的身影、听见某个熟悉的声音。

他是去哪儿了?估计是在某个地方醉呼呼地吧。

张良合上书,皱皱眉。干脆去过问算了。

完全没有任何考虑就知道对方在哪儿了,毕竟自己曾经不止一次地被他带过去然后……然后就不说了。天才也是有应付不来的东西啊,包括酒。


毫无收获。是能这样形容的吧。

不,与其说是毫无收获,不如说是让他自个儿都觉得莫名其妙。

在这段时间里,他去了很多地方。包括去问了某些自己从未真正意义上沟通过的家伙,结果得到的答案令他无法理解,也无法明白为什么。因为他们的回答虽说语气语调、字数甚至于语言都不一致,但是大体的意思,大贤者先生却是明白得要命——

“李白是谁”

就是这么明显而又好像是刺穿了心脏的痛苦的回应。

倒是张良才是更加不明白、更加不能理解吧。明明昨天自己和他在某个地方上演的闹剧还是被他们看在眼里了,更有甚者甚至于是笑出了声……但是如今,却跟自己说,完全不知道李白这个人是谁?那个剑仙在他们脑海中存在的记忆仿佛被谁抹去,留下的只是一片空白,与对于这个人产生的疑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啊?

在明白他人都不知道那个家伙的时候,他反倒是开始怀疑起寻找着他人根本不晓得是谁的人的自己。但是当脑海中突如其来地传出他的声音后,他以比翻书还快的速度直接打消了这个怀疑。明明自己都可以想起他的一切,甚至连以往的事件都清晰得要命,而这个人却说消失便消失?

他将那双眼睛瞪得大大的,好像是为了审视事实一般。

这算是除了女孩子外他更不能了解的学问了吧。

不不,倒不止这两种。

因为除了这个以外,另一种东西也让他不禁心生疑问——他到底为什么要对这个人这么上心呢?

明明只是一个会让自己都觉得烦的家伙吧。

真的只是烦吗?

他那双眼睛依旧睁得大大的,这次是用于审问自己了。

真的没有其他的东西吗?

真的没感觉任何一点焦急的感觉吗?

还是说,对他的看法理应稍微地改变了一下呢?

真不知道该说是大贤者还是榆木脑袋,连这种事情都未曾注意到过。而在他消失的时候方才反应过来。很愚昧对吧?

不知道啊。

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

吗?


疯了一样。

张良。现在是疯了一样地在往某个方向奔去。这一切的一切是所谓言灵告诉他的东西、还是他自个儿对于李白的直觉?

不记得了。

他的脑袋中此时此刻也没来得及思考那么多东西。他只是顺着本能顺着直觉——也是他头一次这么做——向有着那个人的地方奔去。

明白了。

明白了明白了明白了明白了明白了明白了。

这一切都知道了!

原来自己对他呀……

隐约可以看见张良脸上那一抹笑颜,但旋即又消失,持续着以往的漠然。

对他的感情,已经是连不开口都可以让旁人了解的程度啊!

而为什么现在等到他除了自己谁都不知道,而且宛如人间蒸发时才发觉呢?

他真的不大想去考虑了。

真的。不大想去考虑了。

只要可以再一次见到他什么都好了。

就像很久很久以前,当他为了解决掉那几个欺负自己的家伙时离去很久最后在自个儿的担心之下倒还赢着回来了,只是身上的伤口却触目惊心得很。大概就是那种程度的担心吧。

“大河之剑天上来——!”

是幻觉吗?他听见了那个声音,那个朦朦胧胧的声音。

管他呢!去他的吧!只要是怀有一丝丝妄想也无所谓是吧!

那就去办啊!

“李白……

“李白!”

真疯了。他算是直接冲过去一样奔向那蒙上灰暗的天空的彼岸。

他是看见了李白,对他来讲是真真地看见了李白。

也不管被誉为天才了,毁了形象,就随他吧!有个什么重要性呢?

张良可以看见对方在笑,在说什么?可他听不见,也不愿意去听。只愿意像个年少无知的家伙得到了心爱的东西实现了幼稚的愿望一样只是在他的身边而已。这样就够了。

这样就够了。

他放下了疑心,仿佛就算死着在这看着他也就够了一样。

然后融入灰黑色的天空之中吧——!

只有星月与灰蒙蒙的天空看着他们,看着他的冲动啊!




[后期意识流……HE还是BE我也不知道,我说了是开放式结局的。有可能是找到了,有可能……咳。]

[伴随咕噜碳的《六兆年と一夜物語》写完了这篇文,整个人都燃起来了!]

[要不有空就写《六兆年と一夜物語》的曲梗吧!我也很期待啊!是BE放心吧![放心个鬼。

评论 ( 4 )
热度 ( 25 )

© 碱性司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