碱性司空。

庄扁和白武推。武崧的小粉丝。

[王者荣耀.白良.虐向.曲梗]六兆年零一夜物语

[架空。]

[OOC满天飞。]

这是在某个无名的时代、某个无名的地方中一个无名的部落里的传说。

曾经在这个部落里,有这样一个孩子,诞生下来的时候便没有舌头,因此被认为是拔舌恶魔的孩子,摆明了就是不祥之子。也因为这件事情,所以受到了非人的虐待。而他也曾想说出口,但可惜的是,他没有舌头,无法反驳。

无法反驳那就是默认咯?在那些人的认知之中存在着这样的规矩。也因此,这个小家伙便遭受了更多的折磨。

今天也是如此。

虽然说不出口,但是其实已经临近崩溃了。

于是就在这一天的虐待稍微过去了一点以后,他悄悄地走到了海岸边。

与其继续被他们这样折磨下去,还不如直接死掉算了吧。

一个略带苦涩的笑颜在这张稚嫩的脸上逐渐展开,一种怪异感在他身边蔓延。被那些无知的家伙发现了的话,肯定又要说他是什么自作多情的杂种——对嘛,这些话他听得多了去了。都会背了。

海水似乎有点凉。毕竟自己也好冷。

就这样吧——?


令他没想到的事情是,他居然醒了过来。面前是一个与他年龄相仿的少年。见他醒了,就朝他摆了摆手,笑道:“你终于醒了?我还想着要不要把这好酒灌你一嘴清醒清醒呢?对了,我把你救上来的时候还在下雨,真是太危险了……干什么自杀啊?”

他摇了摇头。皱着眉看着面前这位看上去十分生疏,但其实又不大生疏的少年。他记得没错的话,这个家伙就是与自己差不多的被称为‘不祥之子’的人——李白。但李白本人却并不算太在意被冠以这样的名号,完全无视了每天的虐待一般,像是个疯子,但又是个起码可以爽朗地笑着的疯子,好像对什么事情都是这幅样子。

就没人告诉他小孩子不能喝酒吗……

不过说是小孩子,按照年龄来排,差不多也是十四五岁的样子了。不过就算是这样也不能喝吧。

李白仿佛是注意到他对于自己喝酒这回事的谴责,却只是回以一个爽朗的笑容,拍拍他的肩:“这种事情别在意,反正也是不祥之子也没人管。一开始我也只为了消愁而喝的,不过,举杯消愁愁更愁……但是醉着的感觉倒也不错,起码可以忘了这些事情。”

他注视着李白,深深地叹了口气,然后站起了身。但是却被对方拉住了,他想挣脱开来,但是李白的力气似乎还要大些。

“等下,别走啊。再多陪我一会儿,告诉我你的名字吧,我很想知道你的名字啊?我是李白,你应该知道了吧。”

他张开的嘴无声闭上。他没有名字。

“哦?怎么了?你……是没有名字对吗?那么我给你起吧,张良如何?”

他点点头,算是接受了这个新名字。

“那我就叫你张良好了。一起回家吧。”

家……?

可是明明到哪里都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啊……

张良还在犹豫时,却已经被李白牵起了手。

这种感觉好像从未拥有过,像是责骂后的温柔和手心的温暖,从未拥有过。这一次……大概是第一次吧。

也是啊……这家伙差不多都打破了规矩的。

因为身为不祥之子的他……明明是不可以跟他人说话的……

不过这一切都是真的啊。


“张良!张良!”

李白在屋外朝他招手。张良愣了愣,然后走了出去,一副疑惑的样子。

“我跟你讲啊,我已经知道怎么出去了。”李白笑道,“我已经做了船了,只要乘上船,就可以离开这里到别的地方去了哦。倒时候只有我们两个倒还不错啊……”

张良看向李白。

这么多年下来都已经不再是小孩子了。

但是……如果被发现的话可是会被杀掉的。张良重重地摇头。

可是同样的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他便被李白再一次地牵住手,冲了出去。


李白完全没有要停下的感觉,只是带着张良一直向前冲去而已。

为什么……不愿停下呢?

被发现是要被杀掉的……为什么不愿放弃呢?

李白却笑了笑。

“张良啊——知道吗?我喜欢你。”

好不容易可以欣赏一下他红着的脸了——

雨过天晴。


来到了海岸,以前李白好不容易才把张良救下的地方。

“来,我们走吧……”

李白的话还没说完,便看见了那些早已发现他们行踪的家伙。

就像是玩累了的调皮小孩被抓到了一样。

张良听不见,也不愿意听见那些家伙在说什么了。在他的脑海里,那就和耳鸣没什么区别。

张良想向前一步,但是又放弃了。


“喂,张良。听见我说话了吗?”

李白低声道。

张良以微不可见的弧度稍微点点头。

“能听见就好。……张良,你觉得如果我们投胎转世的话,会不会比现在更好?”

他好像明白了,明白对方要干什么了。

“所以说我真的好想试试看啊……而且就算是在这片海之中被夕阳吞噬什么的倒也是件美事,要不试试看吧。总比被他们杀死要好。”

李白的语气与表情像是开玩笑一样,但是张良知道,他此时此刻的内心必定也是做过诸多想法最后只好选择这一种的。

张良看着李白的脸思考着。

这样的世界如果其他人全部都消失该有多好。

这样的世界只有他们两个人的话那该有多好。

不管是从今往后的事情也好还是他的名字也好,这样就够了吧。

但是他们办不到。

他们能办到的也就只有做出一生中最后一个选择了。

脑海中明明还徘徊着不知道,但是其实内心比谁都要知道了。

“准备好了吗。”


夕阳西下,朝阳升起。

两名不详的孩子。

被夕阳吞噬,无影无踪。


[一路拖沓终于写完了这篇文。越写越燃。]

[OOC不只满天飞了,它都被夕阳吞噬了。]













[以下为彩蛋?]

[不想毁气氛就跳过吧少年/少女。]

[角色崩坏比之前都严重。]

张良翻动着手中的厚厚的书,陷入了沉思。

刚才脑海中好像回忆起了什么……估计是错觉吧。

不过之前好像听谁说李白要开后宫了?

呵·呵。


“一个月不许喝酒。”

“噫?!神明大人我错了!”

“既然知道我是神那么为什么还要跟我说话?鱼唇的人类。”

“……可是前世要不是我阻止你的话你还是神吗?!!”

“神说话不需要理由,谢谢。”

“……”


[两个人转世到了王者荣耀w。]

[李白开后宫那个是po深深的恶意。]

[感觉到了吗。]

[官配都拆,啧啧啧。]

[这段时间就先别喝酒了,太白。]

[算是个圆满的结局吧。]

[以上。]





评论 ( 11 )
热度 ( 20 )

© 碱性司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