碱性司空。

庄扁和白武推。武崧的小粉丝。

《是谁杀死了原创者?》——致抄袭者与冷漠者

我可能上的是假车x:

脸盆鸟:



谁杀了原创者?




是我,抄袭者说,




用我的复制和粘贴,




我杀了原创者。




谁看见他死去?




是我,冷漠者说,




用我的冷漠,




我看着他死去。




谁取走他的血?




是我,商人说,




用我的金币,




我取走他的血。




谁为他做寿衣?




是我,法律说,




用我的法规和条文,




我会来做寿衣。




谁来为他掘墓?




是我,评判者说,




用我的嘴巴和键盘,




我将会来掘墓。




谁会来做牧师?




是我们,导演和“编剧”说,




用我们的镜头和“剧本”,




我们会来做牧师。




谁来为他记史?




是我,“成年人”说,




若我不是“心智成熟”,




我将来为他记史。




谁会来持火把?




是我,反抄袭者说,




我立刻拿来它。




我将会持火把。




谁会来当主祭?




是我,文化说,




我要哀悼挚爱,




我将会当主祭。




谁将会来抬棺?




是我,律师说,




如果愿意付款,




我就会来抬棺。




谁来为他加冕?




是我们,道德和底线说,




我们将用道德和底线铸就王冠,




我们会为他加冕。




谁来唱赞美诗?




是我,良知说,




站在良心的位置上,




我将唱赞美诗。




谁来敲丧钟?




是我,政府说,




因为我足够有力,




我来鸣响丧钟。




所以,再会了,原创者。




所有善良的人,




全都叹息哭泣,




当他们听见丧钟,




为可怜的原创者响起。




启事




告所在有关者,




这则启事通知,




下回人性法庭,




抄袭者将受审判。




————————————————————
《是谁杀死了知更鸟?》原文
谁杀了知更鸟?
是我,麻雀说,
用我的弓和箭,
我杀了知更鸟。
谁看见他死去?
是我,苍蝇说,
用我的小眼睛,
我看见他死去。
谁取走他的血?
是我,鱼说,
用我的小碟子,
我取走他的血。
谁为他做寿衣?
是我,甲虫说,
用我的针和线,
我会来做寿衣。
谁来为他掘墓?
是我,猫头鹰说,
用我的凿和铲,
我将会来掘墓。
谁会来做牧师?
是我,乌鸦说,
用我的小本子,
我会来做牧师。
谁会来当执事?(又译: 谁来为他记史?)
是我,云雀说,
若不在黑暗中,
我将会当执事。(又译:我来为他记史。)
谁会来持火把?
是我,红雀说,
我立刻拿来它。
我将会持火把。
谁会来当主祭?
是我,鸽子说,
我要哀悼挚爱,
我将会当主祭。
谁将会来抬棺?
是我,鸢说,
如果不走夜路,
我就会来抬棺。
谁来扶棺? (又译:谁来提供柩布?or谁来负责棺罩? )
是我们,鹪鹩说,
我们夫妇一起,
我们会来扶棺。(又译:我们提供柩布。or我们来负责棺罩。 )
谁来唱赞美诗?
是我,画眉说,
站在灌木丛上,
我将唱赞美诗。
谁来敲丧钟?
是我,牛说,
因为我能拉牦,
我来鸣响丧钟。
所以,再会了,知更鸟。
空中所有的鸟,
全都叹息哭泣,
当他们听见丧钟,
为可怜的知更鸟响起。
启事
告所在有关者,
这则启事通知,
下回鸟儿法庭,(又译:麻雀将受审判, )
麻雀将受审判。(又译:在下回的鸟儿法庭。)




所以记住了,是你们抄袭者啃干净了原创者的血肉来为自己织就锦绣。




所以记住了,是你们冷漠者敲断了原创者剩的骨头吸允着里面的骨髓。




所以记住了,是你们,你们自己放弃了更好的未来。


评论 ( 1 )
热度 ( 3951 )

© 碱性司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