碱性司空。

关注慎。70%概率回fo。对家不fo也希望对家别fo。
不管到哪都是碱性司空,有时候会换成碱幸司空。紫薯是我cp。别动。揍人了。
脾气差不好说话。不是啥好人。关注慎。
王者荣耀雷爆酒鱼酒和白鹊白,京剧猫很不愿意看见武白。【会死而且不希望这些推关注我。】
喜欢九十九游马、贝库塔、托马斯阿克雷德、武崧和紫薯。主推cp向是游a零贝库白武以及扁庄扁。
近期沉迷ZEXAL。

[游戏王ZEXAL.贝库塔相关.]夢

一点贝库塔相关。是心情郁闷一边补DM一边打字的产物。写完以后心情稍微好了些。对于贝库塔的一点感想和猜想。没什么cp向和偏向。
源数代码改写后的世界。七皇住在一起那种。ooc比较严重。虽然标题起的是梦,但是后面基本和梦挂不上多少勾。

贝库塔从梦里惊醒过来。
无数漆黑且粘稠的手,从被褥的阴影中、从书包投射下的影子中、从月光投射下的建筑物中、从身下的黑色的自己中伸出来,液体顺着折断的指关节处流下,在同样漆黑的地面上毫无节制地乱淌一气。和以往相同,准备逃走时手却被抓住,向着那个方向看去,是面貌与自己相似——并不能说是相似,而是一模一样的少年。“你真的要逃走吗?你的罪孽,还有那么多没有偿还的,但是你……”他张嘴,从口中吐出如同液体般粘稠且含糊不清的话语。
剩余的话语被留在了梦里,因为然后他就醒过来了。巨大的月亮在窗户外的空间高高挂在天上,反射的光明竟也强得晃眼。肯定是窗户没关好……他如是想着坐起身,同一个姿势睡得太久而导致腿和手都不同程度地麻痹起来。看不清身边同样睡着的人的脸,但想必肯定是香甜安稳地睡着吧。
毕竟“因为梦到了以前的事情而睡不着”,“始终放不下过去的事情”的人就只有自己吧。这种景象也不是第一次看见,但在过上人类的安稳生活后梦到,这却是第一次。每当眺望远方就可以看得见无数从地狱深处伸出的手,也可以听得见那些悲鸣。
天空是澄澈的,澄澈的黑。贝库塔在夸张一点的动画里看到过(“啊啊啊我对这种东西一点兴趣也没有啊放开我啊???”虽然这么喊着,但是还是被拉扯,认真地陪着游马等人看完了全集,甚至还觉得剧情还算不错),在特别思念某人或者某物的时候,月亮上就会映出那个东西的脸。此时此刻贝库塔好像也可以看见映照出来的东西,不过并非是那些东西,而只不过是无聊的回忆而已。
索性站起身,将窗户关上。每个动作都尽力保持轻声且柔和。虽然并不愿意承认,但的确是有在在乎那几个人的感受。然后小心翼翼地绕过他们,还有日复一日所看见的柜子和桌子和各种各样的东西。
“哇……?!”
但是还是忘记了门口放了点东西这么一讲,现在膝盖有点痛,还忍不住叫出了声,但应该没什么关系……大概?

虽然说天气并不坏到哪去,但就穿着单薄的睡衣站在阳台上是有些冷——不过多半无所谓。从这里看过去可以看到细小微弱的AR影像,这种时候还有人会决斗吗?那这样的人绝对和那个游马一样,是个不会休息也不会调整作息的蠢货。仔细想就容易想到这家伙。不过如果当时再坚定一些就绝对可以和他一起死——但也不会有现在这样的HAPPY END了。再仔细想就真的惹人发笑。他选择的这个结局,用源数代码改写的“这样的”结局,真的是人人向往的HAPPY END吗?
间接杀了梅拉古和纳修一次,直接杀了梅拉古两次,又间接杀了纳修一次,紧接着是基拉古和德鲁贝各一次,此外还有数不清的被处刑的小角色——以及自己。葬身于火海,身躯连同所有的一切化为灰烬消失于永恒之中,但是罪孽并非因此而被洗刷干净,相反地,将其深深刻印在身体中,无论是那个巴利安还是现在。
而如今这样悠哉悠哉,以学生的形态活下来真的够了吗?……倒不如说那什么,源数代码有没有改写以前的东西啊?肯定没吧?这么一想巴利安七皇里只有自己一个是纯粹的“恶”,想不通诶想不通。
“果然还是——想不通呢。”
如同戏谑般的话语却上扬着句末,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般的态度。贝库塔将身体向前倾,各色的刺眼光芒分别出于不同的方向闪烁,这个时代的科技还真是热闹到了一个境界……和以前一点也不一样,一点也不一样。天空看上去并没有那么清澈了。可能是因为房间那边背光吧。
风突然吹过来。本来就凉,现在感觉到的根本就是冷了。而与这冷并不符合的是,手腕处传来了热的感觉。
……诶?热?
一瞬间僵硬住。贝库塔机械地朝着那个方向回头,映入眼帘的是碍眼的紫色——紫色章鱼一样的头发和紫色的眼睛,以及一身紫的睡衣,看起来就是个大型紫薯。……从这里就完全可以看得出来了。是纳修,又名神代凌牙,那个烦人得要死的不良鲨鱼。
“你干什么?”
“回去。”
“我听你的干什么?——诶不对你怎么在这里啊?啊?”
“……你睡觉会说梦话的,你不知道吗?”
“?你的意思是——”
仿佛意识到什么,贝库塔转过身去,先前以为是在好端端躺着睡觉的六个人,去掉纳修一个,全都在后边并排站着,且都保持着尤其帅气的站姿。搞什么,这种时候还要凹造型吗?……啊不对。
这么一来是不是丢人丢大了啊?
“好了贝库塔,快点进来。”
“你出什么毛病啊半夜大喊大叫的不说还要跑到外面去……到时候感冒了我们还要费心照顾你很烦诶。”
“那还真是承蒙关照了我不需要您的照顾——别拽啊啊啊纳修你给我放手?????”
“好了快进去,睡觉。”
“我们被你折磨得清醒了这件事还没找你算账呢——”
“诶行行行我错了……回去以后记分板要多几万分了。”
揉着被捏到变红的地方,贝库塔如是嘟哝着。但当他抬起头望向这帮能够被称为同伴的家伙时,却又无奈地笑了。
“好了,本大爷困了,回去睡觉——明天还要早起所以当人类真麻烦诶——”
虽然内心怎么想的这种东西没有给他们讲,但是意外的心情好了很多。
这是友情吗?如果说是的话,为此而喧哗一场也无所谓。

评论
热度 ( 3 )

© 碱性司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