碱性司空。

关注慎。70%概率回fo。对家不fo也希望对家别fo。
不管到哪都是碱性司空,有时候会换成碱幸司空。紫薯是我cp。别动。揍人了。
脾气差不好说话。不是啥好人。关注慎。
王者荣耀雷爆酒鱼酒和白鹊白,京剧猫很不愿意看见武白。【会死而且不希望这些推关注我。】
喜欢九十九游马、贝库塔、托马斯阿克雷德、武崧和紫薯。主推cp向是游a零贝库白武以及扁庄扁。
近期沉迷ZEXAL。

【京剧猫.白武】Orange

【高亮】阅读前须知【高亮】:
梗源于トーマ的歌曲《オレンジ/Orange》。cp向为京剧猫的白武(白糖×武崧),拟人设定,不接受拆逆。为了迎合原曲的一些设定,有很多地方有自我捏造还有ooc。本质上和京剧猫原世界观并没有半毛钱关系,算是半个架空。并且角色死亡有,请雷者自避。
可以接受的话请往下看,祝食用愉快。

『君のいる世界で笑ったこと、
曾在有你的世界中欢笑、
君の見る未来を恨んだこと、
曾将你所见的未来怨恨、
君の声、温もり、態度、愛のすべてが…。
你的声音、温暖、态度、还有所爱的一切…。』

白糖死掉之后,是武崧把他放在颜色亮丽的,花与花交叠之上的。他静静地躺在那里闭着眼睛微张嘴。看上去只要无视了他脖子上深深的勒痕,还有那双一睁开来就会露出丑陋浑浊的金黄色双眸,不知情的人都会把他当成一个大活人吧?
武崧就坐在白糖边上,他的手握着白糖已经冰凉了的手,用能够倒映出天空中飘着云朵和太阳挣脱地平线的眼睛看着朝霞还有朝霞底下的海。只是这样耀眼的颜色充斥着整个视野。锈迹斑斑的铁轨从很远的地方延长伸过来,然后又伸到很远的地方去。
武崧还记得他和白糖以前站在铁轨上看着翻腾的海,牵着手。当白糖问武崧“你感到幸福吗?”的时候,武崧迟疑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武崧反问了白糖“那你怎么认为呢?”的时候,白糖同样停顿了一下,再笑着点点头,握着的手被无形之间牵得更紧。直到最后武崧把白糖约到他们以前曾商量出逃的教会时,他们也是在这个地方先见的面。
曾经对他的爱永远都说不够,在明白只是喜欢着对方的时候也曾半开玩笑地说着“你可是我心中最重要的家伙啊”,以及那些被惹哭又互相原谅的日子,都埋没了。都埋没了。
“我们明明已经没有明天了……”
像是苦笑又像是无奈地诉说着悲苦一样,武崧开口道。眼眶像是染上层朱砂色般。旋即好似回应这份心情般,泪水在眼眶里挣扎着打转,闭上眼睛想让眼泪就此被囚禁在眼皮之下,却伴着闭眼而流出来。是会被那家伙嘲笑的,武崧又急忙擦掉眼泪。
将它埋藏在心底,也埋藏在这座为他亲手制作的坟墓之中。

“别给我装失踪啊,我可是一直都在找你的。喂、丸子,你过得还好吗?还会像以前一样露出微笑吗?有好好地——爱上哪个人吗?我可不是在关心你会爱上别人,只是觉得你爱上的那个人可真是辛苦,到时候出了什么事我没准还能来帮帮你……”
“虽然你已经不会再来了。”

武崧看见自己大概是十一二岁的样子,坐在教会的一角,边上是五彩斑斓的玻璃,透过的彩色光辉照耀在爬有藤蔓的墙壁上。在角落里静静地坐着,看着那些聒噪的小孩子们,为首的是一个白发少年,看上去比自己小一点,但是身边经常有很多小孩子。是因为人缘不错吧。武崧感觉有种很莫名其妙的嫉妒或者是羡慕。
相比之下武崧好像从未拥有太多朋友,与其说是不愿意,不如说是因为性格太过高傲而导致几乎没什么人跟他接触,久而久之这么坐在角落里大概也习惯了。
突然间那个家伙身边的小孩子都跑散开来了,这是武崧意想不到的。然后那个家伙四处张望,在角落里发现了武崧,然后蹦跳着过去看着武崧。窗外隐约照射进来与那一天同样的朝霞,将他身上的谎言、任性、脆弱一一吹走。将他变得更加出色。
“你一个人待在这里做什么?”
“发呆。”
“是吗?——发呆的话这里很无聊欸!又没什么好玩的东西……我说,我有个好主意!”
武崧刚想问那到底是什么主意时,少年朝他伸出手,抓住武崧的手,然后对他展露微笑。
“一起逃跑吧。我知道有个好地方特别好玩,那里能看到海哦,走吧!……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叫白糖,嗯,就是那个天才白糖!”
“武崧。与其说是天才,我倒觉得你更像个丸子多一点。”
“你这算什么啊!亏我还想带你去海边看看,你这家伙就是个臭屁精吧!”
“我还不稀罕呢。你爱带我去就带我去,不去就算了。”
“行行行,算我求你的……”
啊啊,这是我们的第一次相见……武崧这么想。
画面转瞬即逝,虽然还是教会,但是却变成了两个已经大了的人,白糖对着武崧,武崧朝着白糖。曾高歌着爱情猛踏着大地,现在也只是轻轻地踩着地面而已。
“丸子,我要走了。也许过段时间就要搬走然后到城里去了。到时候你可不要太想念我而生病啊?那样我可是很遗憾的——”
“别那么说啊。”
白糖刚想重复一两句只是为了赢得这场小孩子吵嘴的开玩笑,突然脸上的笑容僵住了,然后慢慢地平静下来。因为他看见武崧的神色并不同于以往……如果是以前的话,他大概会别过头,虽然一副很高傲的样子,但是却很明显也有挂念吧?可是现在他却是那么平静,也毫无高傲神色,给白糖一种前所未有的陌生感。
武崧很无奈地又像是已经释然了的一笑,一步步慢慢走近白糖。白糖感觉到那种陌生感逐渐将他包围——像是即将要窒息一样的,虽然察觉到了那种感觉,但是却已经无力再回头也无力再挣扎了。
在他抱住白糖,并且松开手的下一刻,白糖便像是坠入了挣扎也没办法解脱的地狱一般。最后听见的,是武崧的低语。
“对不起,但若是再次轮回转世……就让我立刻去见你吧。”
白糖的脖子上,有一双勒着他脖子的手。
还真是差劲呢,他自嘲着。就这样将结局全部扼杀干净,既不完整又不确定,还没有将这份感情完全踢开啊——即使是过了那么久。现在的声音,哪怕是悔过了,也无法告诉以前的自己了。
他突然看不见那个杀害了白糖以后的自己,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当画面再一次清晰时,是那个以前的自己醒了过来,靠在墙上,白糖和武崧并排坐着,只是其中一个人睡着了。
后来武崧就把白糖处理成意外死亡的样子然后推脱掉责任了——本来嘛,这个人就算朋友很多,也不是什么值得被关心的人。
再后来,武崧醒了,发现这是一场梦。但是为这一切画下句号的人也在,曾深爱着某个人,直到今天直到今日的人也在、仅仅期盼他迎向幸福未来的人也在。
当然,那个被杀掉的人不在、无缘无故卷入事故的人不在、为了抛弃爱的一切——这也不在了。

“——”

“欢迎各位来到今天的作家直播访谈,我是主持人。这一次我们请来的是近期因为一部作品《Orange》而小有名气的作家——武崧先生。他的这一部作品讲述了曾经在小镇中生活的主人公‘我’,无意间结识了一个在小孩子里很有人缘但是不经常被关心的孤儿少年。在故事的发展中,主人公和少年不断地接触,并且主人公喜欢上了少年——可是少年并未意识到这一切,而且这也是不被允许的感情。主人公不断在感情中试图挣扎,但是又终究放弃。在故事的最后,主人公亲手杀死了自己曾经最心爱的少年,然后离开了小镇。是这样悲情的故事。虽然武崧先生的文笔称不上精妙,可是如同真实事件一样的故事情节还是吸引了大量文学爱好者。……我听说武崧先生其实并不是什么作家一类的爱好者,那么为什么会决定写这本书呢?”
“我曾经也是在小镇里见到过和那个孤儿相似的少年,回去后以这个为灵感创作了《Orange》。”武崧十分平静地回答着,已经看不出来以往的傲气。被什么东西混合着掩盖了吧,“我还有一个问题。这是直播对吗?”
“是的,请问武崧先生你——”
“《Orange》的一切,都是真正发生过的。”
武崧突然笑了,笑得也是很平静。
“我杀掉了他……那个应该本名叫白糖的人,然后把他伪装成意外事故。一切一切都是我亲身经历过的。”
“所以快点报警,然后把我抓起来吧。已经受够了,我说。”

『君のいる世界で笑ったこと、
曾在有你的世界中欢笑、
君の見る未来を恨んだこと、
曾将你所见的未来怨恨、
君の声、温もり、態度、愛のすべてに,
你的声音、温暖、态度、还有爱,对这一切
さよなら。
说声再见。』

评论 ( 3 )
热度 ( 26 )

© 碱性司空。 | Powered by LOFTER